滕腾
艺术官网
Tengtengart.com
艺术是自我也是大我| 记日本国际泷富士美术奖获得者:清华美院滕腾
来源:搜狐新闻 | 作者:程竹 | 发布时间: 1694天前 | 125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7年11月9日,第38届日本国际泷富士美术奖颁奖典礼在日本东京举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硕士生滕腾以中国画《故事新编》系列作品荣获国际泷富士美术奖优秀奖,作为本届唯一获奖的中国学生,滕腾与其导师刘临教授受邀参加颁奖典礼。

2017年11月9日,第38届日本国际泷富士美术奖颁奖典礼在日本东京举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硕士生滕腾以中国画《故事新编》系列作品荣获国际泷富士美术奖优秀奖,作为本届唯一获奖的中国学生,滕腾与其导师刘临教授受邀参加颁奖典礼。

导师刘临教授、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宫田亮平名誉院长

与滕腾合影

对艺术的谦卑与认真

如约采访滕腾,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竟已等候在那里,说是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室所以来迎我,她微微一笑,随性自然,给冬日平添了一丝温暖。如此体贴细致的小姐姐形象,确实让人无法和滕腾作品《故事新编》大开大合的构图方式联系在一起,一位沉静内敛的女孩,作品风格却大相径庭,带着心中的疑惑我随她走进工作室,开始了解她创作背后的故事……

滕腾作品《故事新编1》

安徽省泾县自古人杰辈出,又有“宣纸之乡”之称,生于这里的滕腾身上不免也自带水墨气息,滕腾的父亲爱女亲切,担心女儿将来从事绘画辛苦,起初反对她学习绘画,但滕腾凭借内心的热爱,执意选择绘画,并在17岁时考入天津美术学院造型部国画系。在天美学习的几年时间里,滕腾虽不是众多学生中的佼佼者,但她虚心勤恳,打下了很深的工笔画功底,所谓“厚积薄发”,这次作品能顺利完成,得益曾经的日积月累。

那么《故事新编》的灵感从哪里而来呢?

2016年滕腾参观美国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无意间她瞥向楼下排队等候入场的人群,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或茫然、或焦躁,这一俯瞰的视角带给滕腾一丝触动,内心既有对密集事物的恐惧,又似乎因为能够像上帝视角般窥视众人而窃喜。

《故事新编2》

《故事新编》系列作品抽取了宋代风俗画《搜山图》中的部分元素,并将场景设置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楼梯,画面中巨幅的楼梯引人注目。在被问及设置楼梯原因时,滕腾顿了顿,缓缓说道:“我很喜欢建筑,建筑具有一种生命感”。

在她看来,楼梯是建筑的心脏,在楼梯中有很多可能发生的故事,它是人们生活中的常物,但又承载了一层隐秘的意味,楼梯中发生过什么事,似乎总让人引发无限的遐想。中国传统的界画也是类似的结构表现,选择“楼梯”元素是将传统界画的形式加以变化,并赋予当下的一种符号。

《故事新编3》

滕腾想尝试将传统文化与当代元素并置,并希望这种并置能够改变人们观看传统艺术作品的方式。作品中的大面积楼梯如巨幕般压迫着画中人物,人物选择了《搜山图》中被怪兽追赶的女性形象,传统的女性形象和工业感的楼梯并置,仿佛被读者揣测、窥视。

同时滕腾也希望将画中故事情节以舞台化的视觉语言呈现,通过把传统文化元素作为符号语言,为传统绘画创造更多戏剧性的可能,虽然画面构成简单但更能够引发观者对于其情节的猜测和期待。

另一幅作品表现的是伪装成女性的怪兽在受伤之后即将显露原型的情节,画面上部出现蹊跷的现代人物的投影,双重时空与偶发的图像在一定意义上具有借古喻今的意味。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中将传统层面的故事予以新的解读,滕腾说她也希望能够借绘画的方式引发人们对于传统文化的重新思考,以及对于当下人类生活文化的深思。

《故事新编4》

《故事新编》的创作,从开始的查找资料到定稿,滕腾准备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而这期间,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她经常会被身边的同学问到楼梯可以在画面中表达出什么,它有什么意义,在这个过程中,她时常反思,也曾经怀疑自己,但心中的执念告诉她不能放弃。

她把创作中的瓶颈期比作难产,“人人都说画画像怀孕,但我觉得更像难产。”在创作中难以跨越困难时,滕腾会反复和导师讨论,她说:“很感谢老师的引导,他从不教我刻意去画什么,但他深知我想要画什么,在尊重我意愿的基础上给我指点。”

《溟濛生物》系列

作为一名90后,如何看待中国画的创作?在滕腾看来,中国画创作最重要的就是打破惯有的习惯和约定俗成的东西,所谓打破,并不是要打破中国画传统,而是要打破自己的思维,要有感而发,作为青年人,应在作品中发出时代的声音。

滕腾认为艺术和设计最大的不同是它们的最终走向,设计永远要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而艺术一方面是画自己眼睛感受到的,另一方面是表达自己内心所想说的,艺术是自我也是大我。

《溟濛生物》系列

进入研究生阶段,很多同学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滕腾却坦言她还没有固定下来,也不愿意被一种风格限定。她觉得人生可以有那么多经历、那么多感受,还有很多感兴趣的事情没有做,很多东西没有尝试,她的画要从生活中迸发孕育,还有很多未知的可能。对于她来说,画画是一辈子的事。

这次能够获得国际泷富士美术奖优秀奖,滕腾在意外的同时也觉得是一次告诫和鞭策。在日本,她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获奖者交流创作体会,也被其他获奖者的作品所感动,她意识到自己的作品还远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还需要静下心来继续创作,让作品更饱满,更有趣。

创作练习

对生活的执着与热爱

获奖归来,滕腾依然忙碌,又踏入考博和找工作的行列,开始一段新的征程。谈到未来,她的眼中闪动着光芒,仿佛小小的身体里有无穷的能量,她说:“我还想继续画下去。”因为每次看到自己作品,都觉得还可以画的更好。最近,她又对符号学的东西产生兴趣,她想进一步学习来丰富自己的创作,乐观向上的她像儿童般对世界充满了新奇与渴望。

创作练习

对滕腾而言,创作从来都不只是简单的一件作品,而是要将对于生活的感受、点滴思考融入其中。在学习或创作中遇到问题时,不必懊恼,也无须急于求成,要试图从迷途的漩涡中爬出,坦然面对,继续创作。

也许就是对于艺术的痴迷,使得滕腾的作品能够表现出与她外表所不一样的特质和力量,在言谈举止间,她就像支跳动的小火苗,充满活力,对未来充满期待,而活力与期待的背后则是对艺术的执着与探索。

创作练习

在采访的最后,我问她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她思忖片刻,笃定地回答:好好生活,好好画画。

(作者:清华美院学生记者团 张慧婷)

《Axis》系列 实验水墨


上一篇:
下一篇: